一堂重修的生命课程

  • 2020-06-14
  • 774

,走过死荫幽谷,我重修了一堂生命的课程!

 

2012年5月6~7日,连续两天四次心脏发病,紧急送医,接受心导管手术,心脏血管装了两根支架,走过死荫幽谷,学习生命的功课,感谢上帝!手术后,在家休养了三个月,重新调整生活作息,重新生命对焦,重新得力!

 

主耶稣透过生病,逼我进行许多改变:我开始「运动」,这可是五十六年来的大改变!我学习「婉拒」,这也是年过半百时的新功课!我被迫—「放慢脚步」、「量力而为」、「细水长流」!我很努力的调适,但必须承认:学得很辛苦,「不做」比「做」还累!好像一部车子,拉起手剎车,继续开上山的路,更累!

 

去年出院时,主治大夫再三叮咛:你不是病好了,你是心脏病患,绝对不可以硬撑,Slow down,这两根支架至少维持十年…我想,这门功课我实在学得很糟,刚过一年,10月15日,我又「进场大修」了!又再装了两根支架!我「重修」了!

 

感谢主的恩典,手术的过程一切顺利!也谢谢许许多多弟兄姊妹的代祷!然而,诚实的说,我的心情是沮丧的,我不懂:父神为什幺让我经历这样的事?

 

医生说:你怎幺才一年就又来了?我无言以对!所有的检验报告全都及格,而且数字都很漂亮,—我真的有认真运动—火锅减少很多—早餐尽量吃了—药也按时服用…所以,医生说只有两种可能:遗传(你无能为力的),过劳(你自己要负责的)!

 

去年病后,我在主前重新聚焦,将事奉集中在:

1、媒体宣教(因此开始了「恩典365」)

2、大陆禾场(停掉其他所有海外事奉)

3、进深学房(全力造就新一代工人,为神国预备合用百姓)

为此,我几乎卸下所有行政事务,几乎辞去所有圣工职衔,几乎退出所有国度圣工,几乎婉拒所有讲台邀约…结果,一年下来,还是不及格,还是「重修」!

 

躺在手术台上,没有害怕,没有担忧,却有很深的挫折感!我忍不住问神:还要怎幺样嘛!忍不住闹起脾气来—跟神!这次手术时间特长,我有很多时间跟主抱怨,—我还不够乖吗?—每件事都是祢要我做的呀!—就是有那幺多事,我有什幺办法?—明明看见祢开路,我当然得快跑跟上去?—每个人都骂我:不保养身体!大家都出张嘴!祢也不帮我,还让我生病,现在更要被骂了!—那通通都不要做算了!—随便你啦,反正祢是神…

我越讲越委屈,越想越觉得没道理!

 

整个过程中,我彷彿看见神只是一直笑笑的看着我,只是不停的对我说:孩子,我爱你!

 

起先,我忙着倾倒自己的情绪,根本无意也听不到祂的回应,倒是看到祂脸上的笑容,我有些更生气!—我已经装第四个支架了,祢还笑!—祢是神,祢又不会装支架,当然可以笑啦…我完全像一个5、6岁的孩子,和爸爸使性子!闹久了,连我自己也觉得无趣了,才静下来听听祂怎幺说!

当我清楚听见那句:孩子,我爱你!忽然,热泪盈眶!

 

手术台上,我双手不能动,只能任由眼泪流下!医生看见过来安慰我,以为手术时间太长,我担心害怕了!我告诉他:我「非常」好!

 

真的,在主的爱中,我感觉—被了解、被接纳、被体恤、被爱!

彷彿,你很努力拚了一学期,结果还是被down了,回到家,妈妈紧紧抱着你说:不要紧,没关係,我都知道!

 

彷彿,你加了几个月的班,精心完成一个企画案,一不小心,被人delete掉了!正又急又气又不知所措时,老闆走来,替你倒杯咖啡、拍拍你的肩膀、笑笑的一句:不要紧,没关係,我都知道!真的,在主的爱中,我真的非常好!

 

当我安静下来,主开始对我说话!—孩子,我不是要你「停」下来!—孩子,我是要你「慢」下来!你太急了、太快了!太急就会出错,太快会听不清楚我的指令!结果,就会走冤枉路,甚至白忙一场!

 

主突然让我想到:我在手机上写字传讯息!这些年,我的性子真的越来越急,许多时候,就因为急,老打错字,结果更慢!就因为想快,手机显示的「字」还没看完,手已经按下去,结果,后面显示的「词」,明明可以少写三个字,却来不及了!

 

我还一直以自己的「抓紧时间」沾沾自喜!(我常研究:进电梯要先按关门,还是先按楼层,那个效率高!)主对我说:为了「抓紧时间」,恩典365一天录30集,结果呢?累病了,一个月都不能录了!去中国宣教,一年去10次,结果呢?累病了,一整年都必须停掉!…!

 

阿爸父继续说:更严重的是,在忙乱中,你会听不见我的声音,会错失我的指引!的确,有一回,我急着开车赶去录影,忙中有错,漏看高速公路一个路标,下错交流道,结果越错越乱,开到林口山,走出不来了,真是错得离谱!事实上,这样的状况,不是「有一回」,而是「许多回」!

 

所以,阿爸父对我说:—孩子,我不是要你「停」下来!—孩子,我是要你「慢」下来!

 

从小,我就是个鲁钝的孩子,老是听不清楚老师交待的功课是什幺?老是下课到处问同学,最后还是搞不清状况!所以,人家高中唸三年,我唸五年!中文系文字、声韵、训诂,同学各修一次,我合起来修六次!

 

父啊!怎幺办呢?你这个孩子真是鲁钝!父啊!谢谢祢,一再容忍这个老是重修的小儿子!这次手术,时间格外长,我终于明白,上帝是在耐心的等我,等我搞清楚自己的状况!

 

为什幺要在手术台上?大概只有在那,我才不得不停下来,静下心,仔细听老师交待「功课」!手术终于结束了,然而,我知道,这才开始呢!回原来的教室,拿起旧课本,开始—「重修」!

 

生命的导师,重修生寇绍恩报到!

上一篇: 下一篇: